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印 象 海 山 ﹠ 还 我 读 书 斋

爱读闲书的闲人,成天猫在还读馆,偶梦美丽的狐仙 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海山岛是我的故乡,海边出生,海里长大。我将在博客里为你慢慢诉说我的故乡:给你一茂盛幽静的森林,一如诗如画的海岛,一茫无边际的海洋,一清晰深邃的天空。让你耳目一新、心旷神怡、无限遐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转载]罪恶留给后人来吊唁!  

2013-02-26 14:06:00|  分类: 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原文地址:罪恶留给后人来吊唁!作者:阿公
  文章:《文革广西大屠杀吃人者:30多年后仍理直气壮 无一忏悔

  本人就是广西人,在广西一切都要比全国慢半拍,当全国都已经停止文革的时候,这里还正斗得起劲、杀得人人恐惧。

  本人从小就眼见和耳闻发生在我们村里的文革恐怖事件、周围村的杀人、杀小孩的文革恐怖事件,至今深怀恐惧!不寒而栗!

  我们村有一个山岗叫“撅[读good]狗岭岗” -- 专门用来“撅狗”(被批斗后要杀死的人叫狗)的地方。

  当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某一天,在村里大队又开批斗大会,我在周围玩,被一个老师举起来,让我看看里面是谁,这时才发现那是我的爷爷。

  我家很穷,按说也是标准的“贫苦家庭”,我爷爷和地主富农也搭不上关系,而是因为村里“领导”需要一个独门独户 -- 不是人多势众 -- 的对象来下手,我家符合他的标准,所以就“指那杀那”指到我爷爷。

  批斗当天并没有直接杀掉我爷爷,可能是要他回去“写反思材料”吧,我爷爷就开始躲藏起来,我那时发现突然不见了爷爷,在吃饭时问我妈妈,被大人们连忙制止,不准说、不准问。

  多年以后,听我三叔讲才知道,那时家里和屋外都潜伏着偷听者!

  事情过了去了很久之后,我爷爷才回来。

  我爷爷之所以逃过一死,据我三叔讲,其实那时已经有人告密知道了我爷爷的藏身处,村革委会连夜组织民兵围杀,当时的命令是“直接枪毙打死”。

  当时我爷爷藏在生产队的“鸡栏” -- 养鸡场的房子 -- 烤烟炉顶上,是一个小土阁楼。当村革委会民兵围住“鸡栏”后,领头的就带着三个民兵进屋搜查,最后查到这个小阁楼,有一个民兵自告奋勇爬上楼梯,当他上到 上面的时候,伸头看到了我爷爷,但是他却大喊“没有啊、上面没有人!”。然后,民兵们才收队回去了。

  这个民兵就是我爷爷的救命恩人,也是我家的恩人!

  我爸爸那时候已经流浪江西去了,至于为何流浪,据我三叔讲,就是我爸爸响应毛主席的造反有理,对村里的干部搞“造反”,然后没多久,形势再次逆转,清算 “造反派”,我爸就被抓去,先批斗一天,然后当天傍晚就被两个人押到“撅狗岭岗”去“撅狗”,一个行刑者抡起了“撅狗棍”,正要一棍打向后脑勺的时候,行 刑的另一个人用手挡了一下,叫“还不快跑”,然后把我爸放跑了,然后我爸就流浪到江西去了。那个挡了一下的人也是救命恩人。

  后来直到改革开放,开始分田包产到户我爸爸才回来了。


  我的童年看到的就是村里的共.产.党.员横行村里,霸占所有的好处“指那打那”的年代。

  我的童年看到的就是村里的大队“领导”、生产队“领导”每天有美酒喝、有肉吃,而我妈妈和我家其他大人却起得很早、回得很晚,就是为了一个“工分” -- “圈圈”,而“领导”不但有肉吃有酒喝、而且“工分”最多,“圈圈”最多,因为“圈圈”就是由“领导”来负责自己画的。

  我的童年的时候,每到过年,我只有眼馋“领导”家总是分到很多猪肉、牛肉、而我家却什么也没有。我从小吃青菜吃惯了、吃粥吃惯了,我现在都喜欢吃青菜、喜欢吃粥。

  有一次,村里的大水库捞到两条大鱼,就在村中间的小溪里清宰,是生产队“领导”在“亲自”主刀清宰,我们小朋友都在周围玩,我还以为会在生产队里每家都分到呢,结果晚上我还是吃青菜(从这时我就知道什么叫“阶级差别”),原来那是生产队几个“领导”们才可以分到的,我家“贫下中农”是轮不到的。

  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家里很穷,我就想办法为家里干点事增加的“工分”或者增加的“收入”,小学三年级的我每到星期六就会三点钟起床,冒着黑夜、冒着恶狗狂叫、冒着路边坟头出鬼的恐惧,到茶山去摘茶,据说可以增加“工分”,等到天亮的时候,茶山上到处都是人,大家都在想办法增加“工分”、增加“圈圈”,大概摘到9点钟,自己终于获得了一篮子茶叶,然后拿到茶山对面的“高小”学校去秤,秤完后报上名字,然后就回家,自己是不知道有没有被记上“工分”,也不知道有没有真的为我家增加“工分”。

  当邓小平开始搞改革,在全国搞分田包产到户的时候,我看到的村里的“领导”们对改革开放的愤怒和抗拒、乃至到处威胁村民,在极力维护“领导”所获得的特权。

  我整个小时候的经历,就是我在村里的经历,经常看到别人欺负我们家,没有任何办法,但我还是暗下决心日后还离开这个地方,要读书、要考上大学、要成为“吃国家粮”的“人民”的一分子。

  可是那个时候要想考上大学还有一道关,即使是考上了,学校通知书到了村里也会被“领导”没收,这样的事情在本村、周围的村发生了很多。“领导”让你上不了学你还是上不了,即使是学习成绩好也同样不行。

  ... ...

  在我的整个童年的经历里,在那个文革的年代里,没看到任何“领导”会被群众批斗,反而是“领导”们“指那杀那”、“那有好处就霸占到那里”。

  现在在网络上,却到处都是怀念那个极其恐怖的年代,甚至美化成文革是“群众对领导的监督”、文革被美化成是“‘当官’的害怕到发抖的年代”。

  事实上,文革是屁民(那时是农民)恐惧到发抖的年代!
          文革是“领导指那杀那”的年代!
          文革是“领导吃香喝辣”的年代!

  文革绝对是屁民的灾难、是人类的灾难、是中华民族的灾难!

  文革的罪恶被“人民”悄悄地掩盖起来,罪恶只能留给后人来吊唁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