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印 象 海 山 ﹠ 还 我 读 书 斋

爱读闲书的闲人,成天猫在还读馆,偶梦美丽的狐仙 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海山岛是我的故乡,海边出生,海里长大。我将在博客里为你慢慢诉说我的故乡:给你一茂盛幽静的森林,一如诗如画的海岛,一茫无边际的海洋,一清晰深邃的天空。让你耳目一新、心旷神怡、无限遐思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赋体形式我之见  

2014-11-09 03:11:46|  分类: 名赋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赋体形式我之见

作者:卧雪吹箫(海山 · 黄芒闲人转)

        赋,被学界称为国文学中一怪物,在历史的长河中,基本被人们遗忘了五六百年,近二十年来,赋学的研究极度升温,成为一个文学热点。专著、论文对赋体的性质、类别、嬗变进行研究,文赋的作品四处烂漫,文赋的选集纷纷扬扬。从明清以后,对赋从未有过如此的热烈而明亮。尤其巴山鬼才魏明伦的倾盆泼赋,使赋又老树新花地绽放起来,就像改革初期的徐迟,一个《哥德巴赫猜想》救活、繁华了一个文体——报告文学。

可是赋的研究,虽然在大的方向和观点趋同,但在细微处,观点却相同相左,就连文体的分类,都有不一统的现象。比如,瞿兑之的《骈文概论》和刘麟生的《骈文学》将各个时期不同的赋体全部纳入其中;而张启成的《汉赋今译》,又将骈文屏闭于赋体之外;哈尔滨出版社《古赋精华》又将赋分类为骈赋和文赋。另外,“赋选”立意不同,选本也风格各异,有的以汉赋为主,有的以抒情文赋为主,这本来无可非议,但选集序、跋的简略,观点的不明,阐述的朦胧,将一个赋的形式混淆,给读者造成思维上的混乱和错觉,有的读者看了汉赋,以为赋就是这样的,看了骈文的,以为赋就当是四、六字组成的文体。

在新浪论坛,本人将自己的《雪花赋》帖了上去,一个读者评论说:“此文称赋牵强,明显不是四六句啊,说古不古,说白不白.不过意境还好!”好像“赋”必须为四六句,否则不可为赋。在新浪碰到一位博客,博主自我介绍是“中国文化学会辞赋艺委会主席、中国辞赋家协会副主席”,本人邀请该文赋写家对我的《小草赋》点评下。结论是:“ 长短句,很新颖的写法”,言下之意,赋,不是这个写法。当我再到此公博客细览,发现此公的文赋,基本按照汉赋的写法而为。这位博主所谓新颖写法的长短句,殊不知在六朝时期的俳赋和王勃的《滕王阁序》里,早已发挥的登峰造极淋漓尽致了。这使我吃惊,因为这两个评论,都犯了同样一个错误,就是他们对于赋的最基本形式和分类没有搞明白,一个认为四六句为赋,一个认为四六句不是赋。两人的观点都近乎盲人摸象。

这种现象的出现,一是有些读者对赋研究的深度不够,另外,也和当今对赋体的介绍杂乱不无关系。本人读书,向来不求甚解,但基本概念,我想应当搞清楚的。尤其这几位对我写的赋不认可,这使我头发大,难道我真的搞错了。赋写的好坏那是水平问题,姑且不论,至少文体不能搞错吧,不能指鹿为马吧?画虎不成,像猫也凑乎,但画成个狗,那咋也说不过去了。至于自己写的赋,质量如何,那是水平问题。非短期而可为。但把这赋体的形式搞清楚,还是可以的。下面,将自己的读书笔记和心得罗列其下,使对赋有兴趣的朋友,能得到一点启示。

赋的概念:

赋以铺张扬厉为主,语句华丽唯美,排比对偶相间,语言基本整齐,押韵不可或缺,它是介于诗和散文间的一种韵文。

赋的起源

文学样式的的赋,滥觞于先秦。“赋受命于诗人,拓宇于楚辞”也就是说,赋源于《诗经》,在楚辞吸收营养。尤其早期汉赋,《诗经》和楚辞的影子,清晰可见。

最早以赋名篇

荀子的《赋篇》和宋玉的《风赋》,是最早以赋冠名的文赋。荀子《佹诗》是抒情小赋的第一篇。

发展过程:赋发端于诗经楚辞,繁荣于两汉,变化丰富于魏晋至唐,延续扩展于宋,寂寞于元明清。

赋的形式:汉赋,俳赋(骈文、骈赋),律赋,文赋。

汉赋的发展:

汉赋的发展为三个阶段,

一是形成期,汉初六七十年间。特点追随楚辞,被后人称为“骚体赋”。贾谊的吊《屈原赋》,《鵩鸟赋》,淮南小山的《招隐士》,枚乘的《七发》都是这期间的代表作。

二是全盛期,自汉武初到东汉中叶200年间,汉赋达到鼎盛时期,司马相如,杨雄,班固,张衡四大赋家和其他大家,造就了极铺张之能事的散体大赋。而司马相如的《子虚》《上林》二赋标标志汉赋的兴盛期的到来,并奠定了大赋铺张扬厉的固定体制。

三是转变期,即顺帝到汉末百余年间,这期间虽有大赋问世,但多是讽刺时事、抒情言志的小赋,像赵壹的《刺世嫉邪赋》,蔡邕的《述行赋》,祢衡的《鹦鹉赋》。这三个时期就是汉赋产生、发展和大赋小赋分类的时期。

魏晋时期的汉赋

魏晋时期,是继承沿袭汉赋的遗风和体制,但写作的范围较汉空前扩大。尤其抒情赋的繁荣昌盛是汉所不可比拟的。如:爱情、离愁、悼亡、送别、登临、归隐、咏物的赋大量出现。其次,这个时期的小赋占据了主导地位。其次,揭露社会的讽刺赋也出现了。

六朝时期俳赋:

随着诗文的日见成熟,讲究声律,对赋也更加注意句式的整齐和声韵的和谐。于是,以骈偶对仗、四六排比,用典用事为特点的俳赋即骈体赋(骈文、骈赋)日见兴盛起来。如孙梅《四六从话》所说,“左、陆以下,渐趋整练,益事妍华,古赋一变而为骈赋。”骈文赋反映社会较汉赋开阔,在文笔上更加优美舒畅。骈文,文字优美靓丽,骈而不滞的佳作大量涌现,如鲍照的《芜城赋》,江淹的《恨》、《别》二赋,庾信的《哀江南赋》、《小园赋》。而且,这个时期,赋的艺术表现手法多样,较汉赋有长足的发展。庾信是骈赋的集大成者。而把骈赋发挥到了极致、巅峰的人物,当属《滕王阁序》的王勃。

唐时代的律赋:

唐中叶,律赋开始形成。由于唐朝格律诗的空前发展,也影响了赋的格律化,律赋开始形成。律赋是俳赋的骈偶特点的极端化,即在俳赋对仗工整、声律和谐的基础上,又加以严格的押韵限制。这是一种适应科举考试需要的试体赋,它限定八个韵脚,400字的限制,局限极大,唐赋最多,好赋却少。但王棨的《秋夜七里滩闻渔歌赋》、《凉都赋》,周针的《海山门赋》、《登吴岳赋》都是久传于世的杰作。

中唐后,随着古文运动的兴起,赋的散文化因素增加。文赋也出现了。文赋突破了俳赋骈偶对仗的限制,句式参差错落,押韵也比较流畅。像李华的《吊古战场文》,杜牧的《阿房宫赋》。

宋代的文赋:

赋的语言更为平易、优美,景情理的结合更加自然,欧阳修《秋声赋》苏轼的《前后赤壁赋》就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作。

金元明清赋:

金元明清的赋,在赋体上没有创新,只是保留继承着前代的格式,走着慢悠悠的步子,虽然赋偶有杰作好赋的出现,但已是强弩之末,没有强大的后劲和冲击力了,没有发展。

赋的形体分类:

大赋,小赋。

据《文选》分类为:都邑之属,宫廷之属,山川之属,行役之属,景物之属,物类之属,述志之属,哀伤之属,情爱之属,艺术之属,这基本属于物状分类。

一种分类为:纯粹抒情,咏物抒情,感时抒情,借景抒情,怀古抒情,纪事抒情。

以上两种分类太过繁琐,其实分为大赋,小赋,就可以了,赋本来就是状物言情。对于研究者细化是有必要的。但对一般读者,过于细划,反而将简单的事复杂化了。

当今研究赋的温度极高,研究者多如星辰,本人不想在此上下功夫,去咀嚼他人的剩饭。在此只是把赋体的分类展示给朋友们,对赋体及形式有个概念上的了解,目的就达到了。下面附录各个时期赋体具有代表性的作品,供读者参考借鉴:

 

 

吊屈原赋【作者】贾谊【年代】西汉【体裁】汉赋

此赋多用“兮”字句,表明它深受《诗经》和楚辞的影响,印证了《文心雕龙·诠赋》说的:“赋也者,受命于诗人,拓宇于楚辞也”的结论

谊为长沙王太傅,既以谪去,意不自得;及度湘水,为赋以吊屈原。屈原,楚贤臣也。被谗放逐,作《离骚》赋,其终篇曰:“已矣哉!国无人兮,莫我知也。”遂自投汨罗而死。谊追伤之,因自喻,其辞曰:

恭承嘉惠兮,俟罪长沙;侧闻屈原兮,自沉汨罗。造讬湘流兮,敬吊先生;遭世罔极兮,乃殒厥身。呜呼哀哉!逢时不祥。鸾凤伏窜兮,鸱枭翱翔。阘茸尊显兮,谗谀得志;贤圣逆曳兮,方正倒植。世谓随、夷为溷兮,谓跖、蹻为廉;莫邪为钝兮,铅刀为铦。吁嗟默默,生之无故兮;斡弃周鼎,宝康瓠兮。腾驾罢牛,骖蹇驴兮;骥垂两耳,服盐车兮。章甫荐履,渐不可久兮;嗟苦先生,独离此咎兮。

讯曰:已矣!国其莫我知兮,独壹郁其谁语?凤漂漂其高逝兮,固自引而远去。袭九渊之神龙兮,沕深潜以自珍;偭蟂獭以隐处兮,夫岂从虾与蛭蟥?所贵圣人之神德兮,远浊世而自藏;使骐骥可得系而羁兮,岂云异夫犬羊?般纷纷其离此尤兮,亦夫子之故也。历九州而其君兮,何必怀此都也?凤凰翔于千仞兮,览德辉而下之;见细德之险徵兮,遥曾击而去之。彼寻常之污渎兮,岂能容夫吞舟之巨鱼?横江湖之鳣鲸兮,固将制于蝼蚁

 

刺世嫉邪赋【作者】赵壹【年代】东汉【体裁】汉赋

注:此赋开始脱去汉大赋夸张铺陈的习惯,也脱去了楚辞的外套,逐渐走向平实自然自我的道路。】

伊五帝之不同礼,三皇亦又不同乐。数极自然变化,非是故相反驳。德政不能救世溷乱,赏罚岂足惩时清浊?春秋时祸败之始,战国逾增其荼毒。秦汉无以相逾越,乃更加其怨酷。宁计生民之命?为利己而自足。

于兹迄今,情伪万方。佞诌日炽,刚克消亡。舐痔结驷,正色徒行。妪偊名势,抚拍豪强。偃蹇反俗,立致咎殃。捷慑逐物,日富月昌。浑然同惑,孰温孰凉?邪夫显进,直士幽藏。

原斯瘼之所兴,实执政之匪贤。女谒掩其视听兮,近习秉其威权。所好则钻皮出其毛羽,所恶则洗垢求其瘢痕。虽欲竭诚而尽忠,路绝险而靡缘。九重既不可启,又群吠之狺狺。安危亡于旦夕,肆嗜欲于目前。奚异涉海之失柁,坐积薪而待然?荣纳由于闪榆,孰知辨其蚩妍?故法禁屈桡于势族,恩泽不逮于单门。宁饥寒于尧舜之荒岁兮,不饱暖于当今之丰年。乘理虽死而非亡,违义虽生而匪存。

有秦客者,乃为诗曰:河清不可俟,人命不可延。顺风激靡草,富贵者称贤。文籍虽满腹,不如一囊钱。伊优北堂上,抗脏依门边。

鲁生闻此辞,紧而作歌曰:势家多所宜,咳唾自成珠;被褐怀金玉,兰蕙化为刍。贤者虽独悟,所困在群愚。且各守尔分,勿复空驰驱。哀哉复哀哉,此是命矣夫!

 

竹扇赋【作者】班固【年代】东汉【体裁】汉赋

注:班固的《竹扇赋》是一篇咏物小赋,文字虽然简单,艺术成就不高,但以七言诗体形式出现,开一代先河,所以是一种创造,在文学史上,应该大书一笔。另外可见,赋的形式不仅限于骚体和四六句的格式

青青之竹形兆直,妙华长竿纷实翼.杳筿丛生于水泽,疾风时纷纷萧飒.削为扇翣成器美,托御君王供时有.度量异好有圆方,来风避暑致清凉.安体定神达消息,百王传之赖功力,寿考安宁累万亿.

 

恨赋【作者】江淹【年代】六朝【体裁】俳赋(骈赋)

注:随着诗文的日见成熟,讲究声律,对赋也更加注意句式的整齐和声韵的和谐。于是,以骈偶对仗、四六排比。用典用事为特点的俳赋即骈体赋(骈文)日见兴盛起来。此文已形成俳赋(骈文、骈赋)四六格式。庾信是骈赋的集大成者

试望平原,蔓草萦骨,拱木敛魂。人生到此,天道宁论?于是仆本恨人,心惊不已。直念古者,伏恨而死。

至如秦帝按剑,诸侯西驰。削平天下,同文共规,华山为城,紫渊为池。雄图既溢,武力未毕。方架鼋鼍以为梁,巡海右以送日。一旦魂断,宫车晚出。

若乃赵王既虏,迁于房陵。薄暮心动,昧旦神兴。别艳姬与美女,丧金舆及玉乘。置酒欲饮,悲来填膺。千秋万岁,为怨难胜。

至如李君降北,名辱身冤。拔剑击柱,吊影惭魂。情往上郡,心留雁门。裂帛系书,誓还汉恩。朝露溘至,握手何言?

若夫明妃去时,仰天太息。紫台稍远,关山无极。摇风忽起,白日西匿。陇雁少飞,代云寡色。望君王兮何期?终芜绝兮异域。

至乃敬通见抵,罢归田里。闭关却扫,塞门不仕。左对孺人,顾弄稚子。脱略公卿,跌宕文史。赍志没地,长怀无已。

及夫中散下狱,神气激扬。浊醪夕引,素琴晨张。秋日萧萦,浮云无光。郁青霞之奇意,入修夜之不晹。

或有孤臣危涕,孽子坠心。迁客海上,流戍陇阴,此人但闻悲风汩起,血下沽衿。亦复含酸茹叹,销落湮沉。

若乃骑叠迹,车屯轨,黄尘匝地,歌吹四起。无不烟断火绝,闭骨泉里。

已矣哉!春草暮兮秋风惊,秋风罢兮春草生。绮罗毕兮池馆尽,琴瑟灭兮丘垄平。自古皆有死,莫不饮恨而吞声。

 

海门山赋【作者】周针【年代】唐朝【体裁】律赋

注:由于唐朝格律诗的空前发展,也影响了赋的格律化,律赋开始形成。律赋是俳赋的骈偶特点的极端化,即在俳赋对仗工整、声律和谐的基础上,又加以严格的押韵限制。这是一种适应科举考试需要的试体赋,它限定八个韵脚,400字的限制,局限极大,唐赋最多,好赋却少

 大壑夭接,双山阙如。作镇而巍峨对峙,象门而中外皆虚。拆万仞於长霄,共持神秀;纳八之积水,开闭灵居。合沓龙蟠,连延壁立。悬崖崭而不动,骇水喧う而自急。每使盈亏之月,向里升沈;能令蚤暮之,由兹出入。故得周天柱,作海门。峻轧空碧,高城混天。奔叠浪而若容车马,拔跳峦而似列藩垣。当晴昼而纤雾豁开,大吞江汉;值阴霾而浓云交翳,暗锁乾坤。外布雄棱,内施岩峤。波声相切以澎湃,山状并分而竦峭。呀吴呷越,总舟楫之堤防;发电轰雷,辖鱼龙之冲要。岌岌崇崇,横西截东。风涛莫犯乎永固,天地将齐乎不终。况乎据是水德,凿非禹功。海若抱关於其侧,阳侯击柝乎其中。彼岱舆因颛顼漂流,太行为愚公迁易。一则屹要道而徒在,一则滔洪波而何适。未若是山也,专百灵捍御,表群圣光宅。吐晴虹以为楣,森古木以成戟。故能咽喉水府,掩映仙都。

长鲸透而谓呈鱼钥,晓日照而疑启金铺。以岳而言,巡八州而何有;以门而视,指三海而则无。异乎势压坤维,气连淮浦。作巨浸含宏之阃,为百谷委输之户。

所以知开辟之元功,岂止亘亿龄而穷万古。

 

秋夜七里滩闻渔歌赋【作者】王棨【年代】唐朝【体裁】律赋

注:唐朝的律赋,有许多佳构,此篇就是一篇杰作,一篇标准的律赋。文字优美,语言流畅,少了汉赋的佶屈聱牙之弊端,情、景、韵俱佳,此篇在俳赋四六的格式上,增进了律的要求。四六句的赋,也不是超过四六的语句绝对不可用,周针的《海门山赋》里面,就有“奔叠浪而若容车马,拔跳峦而似列藩垣。”,“当晴昼而纤雾豁开,值阴霾而浓云交翳。”,“长鲸透而谓呈鱼钥,晓日照而疑启金铺。所以知开辟之元功,岂止亘亿龄而穷万古。”的七、八字句。徐洪的《登长城赋》里有九、十字句:“飞刍挽粟者十有二年,堑山而淹谷者三千里。”

七里滩急,三秋夜清。泊桂棹於遥(一作南)岸,闻渔歌之数声。临风断续,隔水分明。初击楫以兴词,人人骇耳;既舣舟而度曲,处处含情。众籁微收,浓烟乍歇。屏开两面之镜,璧碎中流之月。逃名浪迹,始荡桨以徐来;咀徵含商,俄扣舷而迥发。一水喧豗,旁连钓台。群鸟皆息,孤猿罢哀。激浪不停,高唱而时时过去;凉飙暗起,清音而一一吹来。潺潺兮跳波激射,历历兮新声不隔。初闻而弥觉神清,再听而惟忧鬓白。远而察也,调且异於吴歌;近以观之,人又非其郢客。杳袅悠扬,深山夜长。殊采菱於镜水,同鼓於沧浪。泛滥扁舟,逸兴无惭於范蠡;沈浮芳饵,高情不减於严光。况其岸簇千艘,岩森万树。湍奔如雪之浪,衣邑如珠之露。寂凝思以侧聆,悄无言而相顾。此时游子,只添歧路之愁;何处逸人,顿起江湖之趣。由是寥亮清浔,良宵渐深。引乡泪於天末,动离魂於水阴。究彼啭喉,似感无为之化;察其鼓腹,因知乐业之心。既而暗卷纤纶,潜收密网。滩头而犹唱残曲,水际而尚闻馀响。渔人歌罢兮天已明,挂轻帆而俱往。

 

阿房宫赋【作者】杜牧【年代】唐朝【体裁】文赋

注:此赋继承了赋体的铺张扬历、精彩宏伟的特长,却无一般赋体文采有余而思想贫乏的缺陷。语言精美,文笔流畅,明快犀利,句式骈散相间,错落有致,并且感情深厚,激情澎湃,内容与形式完美地结合在一起。成为赋中永远璀璨的明珠,对后世的文赋起到楷模作用。】

六王毕,四海一。蜀山兀,阿房出。覆压三百余里,隔离天日。骊山北构而西折,直走咸阳。二川溶溶,流入宫墙。五步一楼,十步一阁。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。各抱地势,钩心斗角。盘盘焉,囷囷焉,蜂房水涡,矗不知乎几千万落。长桥卧波,未云何龙?复道行空,不霁何虹?高低冥迷,不知西东。歌台暖响,春光融融。舞殿冷袖,风雨凄凄。一日之内,一宫之间,而气候不齐。

妃嫔媵嫱,王子皇孙,辞楼下殿,辇来于秦。朝歌夜弦,为秦宫人。明星荧荧,开妆镜也。绿云扰扰,梳晓鬟也。渭流涨腻,弃脂水也。烟斜雾横,焚椒兰也。雷霆乍惊,宫车过也。辘辘远听,杳不知其所之也。一肌一容,尽态极妍。缦立远视,而望幸焉,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。

燕、赵之收藏,韩、魏之经营,齐、楚之精英,几世几年,剽掠其人,倚叠如山。一旦不能有,输来其间。鼎铛玉石,金块珠砾,弃掷逦迤。秦人视之,亦不甚惜。

嗟乎!一人之心,千万人之心也。秦爱纷奢,人亦念其家。奈何取之尽锱铢,用之如泥沙!使负栋之柱,多于南亩之农夫。架梁之椽,多于机上之工女。钉头磷磷,多于在庾之粟粒。瓦缝参差,多于周身之帛缕。直栏横槛,多于九土之城郭。管弦呕哑,多于市人之言语。使天下之人,不敢言而敢怒。独夫之心,日益骄固。戍卒叫,函谷举。楚人一炬,可怜焦土。

呜呼!灭六国者,六国也,非秦也。族秦者,秦也,非天下也。嗟夫!使六国各爱其人,则足以拒秦。秦复爱六国之人,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,谁得而族灭也。秦人不暇自哀,而后人哀之。后人哀之,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。

秋声赋【作者】欧阳修【年代】北宋【体裁】文赋 
注:它即保留了传统赋的特色,又在语言的曲折变化上加深一步,使文赋更加地活泼优美,这也许是文赋的可取之处
欧阳子方夜读书,闻有声自西南来者,悚然而听之,曰:"异哉!"初淅沥以萧飒,忽奔腾而砰湃;如波涛夜惊,风雨骤至。其触于物也,鏦鏦铮铮,金铁皆鸣;又如赴敌之兵,衔枚疾走,不闻号令,但闻人马之行声。 余谓童子:“此何声也?汝出视之。”童子曰:“星月皎洁,明河在天,四无人声,声在树间。”
余曰: “噫嘻悲哉!此秋声也。胡为乎来哉?盖夫秋之为状也,其色惨淡,烟霏云敛;其容清明,天高日晶;其气栗冽,砭人肌骨;其意萧条,山川寂寥。故其为声也,凄凄切切,呼号愤发。丰草绿缛而争茂,佳木葱茏而可悦。草拂之而色变,木遭之而叶脱。其所以摧败零落者,乃一气之余烈。夫秋,刑官也,于时为阴;又兵象也,于行为金。是谓天地之义气,常以肃杀而为心。天之于物,春生秋实。故其在乐也,商声主西方之音,夷则为七月之律。商,伤也,物既老而悲伤;夷,戮也,物过盛而当杀。
“嗟夫!草木无情,有时飘零。人为动物,惟物之灵。百忧感其心,万事劳其形,有动于中,必摇其精。而况思其力之所不及,忧其智之所不能,宜其渥然丹者为槁木,黟然黑者为星星。奈何以非金石之质,欲与草木而争荣?念谁为之戕贼,亦何恨乎秋声!”
童子莫对,垂头而睡。但闻四壁虫声唧唧,如助余之叹息。
前赤壁赋【作者】苏轼【年代】北宋【体裁】文赋 
注:全篇抒发情感跌宕起伏,回转悲喜交加,叙事、写景、抒情、明理都和感情的变化相融合,从而使情景理和谐完美于一体。尤其散骈相汇,即没有汉赋的正襟危坐。也没有散文的过于平淡。这使文赋更加地具有生命力
壬)戌 之秋,七月既望,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。清风徐来,水波不兴。举酒属)客,诵明月之诗,歌窈窕之章。少 焉,月出于东山之上,徘徊于斗牛之间。白露横江,水光接天。纵一苇之所如,凌万顷之茫然。浩浩乎如冯虚御风,而不知其所止;飘飘乎如遗世独立,羽化而登仙。
于是饮酒乐甚,扣舷而歌之。歌曰:“桂棹兮兰桨,击空明兮溯流光。渺渺兮予怀,望美人兮天一方。”客有吹洞箫者,倚歌而和之。其声呜呜然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,余音袅袅,不绝如缕。舞幽壑之潜蛟,泣孤舟之嫠妇。
苏子愀然,正襟危坐,而问客曰:“何为其然也?”客曰:“‘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’,此非曹孟德之诗乎?西望夏口,东望武昌山川相缪,郁乎苍苍,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?方其破荆州,下江陵,顺流而东也,舳舻千里,旌旗蔽空,酾酒临江,横槊赋诗,固一世之雄也,而今安在哉?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,侣鱼虾而友麋鹿,驾一叶之扁舟,举匏尊以相属。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。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。挟飞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长终。知不可乎骤得,托遗响于悲风。”
苏子曰:“客亦知夫水与月乎?逝者如斯,而未尝往也;盈虚者如彼,而卒莫消长也。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,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;自其不变者而观之,则物与我皆无尽也,而又何羡乎?且夫天地之间,物各有主,苟非吾之所有,虽一毫而莫取。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 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, 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,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,而吾与子之所共适。”
客喜而笑,洗盏更酌。肴核既尽,杯盘狼籍。相与枕藉乎舟中,不知东方之既白。

岳阳楼新景区记 【作者】魏明伦【年代】当代【体裁】骈赋

注:魏明伦,当今文赋第一人,六七百年间第一人。他对赋的复辟和盛行,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。尤其,他继承了赋的优点和特色,继承了骈文的灵动和灵活,在当今无人可以匹敌。更加可贵是,他的赋,不迷恋于古文字,学古而不拘泥于古。旧瓶装新酒。进的去,出的来。他的文赋,语言优美,文笔流畅,思绪万千,变化多端,不在古文中寻佳句,而在现实中觅新声。文字亮丽而不晦涩,语言明了而不浅显

八百里洞庭湖水,三百字岳阳楼记。文章何其短也!生命如此长哉!一湖一楼一记,托举古城升值;一人一忧一乐,唤起天下共鸣。蒙童学子,无不诵其警句;志士仁人,大多受其熏陶。高山仰止,焉敢班门弄斧;名楼扩建,确需新手操觚。岳阳大邑,有滕公之遗风,巴蜀小鬼,无范相之椽笔。斗胆应邀,知难而上者,兹因时代变迁,风骚各异。天下已非帝王之天下,岳阳乃是公民之岳阳。

重上岳阳楼,初游新景区。沿江五里城墙,凭栏百座诗碑。三级平台瞭望,十影凉亭遐思。瞻岳门高耸,出入新新人类;偃虹堤横卧,往来队队外宾。过城郊高速路,观云梦好风景;离闹市互联网,赏洞庭大自然。君山秀色,包容雅俗;湘水奇观,见证兴亡。波涌风云雷雨雪,浪淘唐宋元明清。五朝楼前,穿梭蓝领白领;双公祠内,展示紫袍朱袍。多媒体演绎青史,高科技改变红尘。铜象如生,群雕欲活。鼓瑟之湘灵,忽听彩铃交响;镇水之铁牛,诧看快门闪光。斩蛇之后羿,惊望嫦娥探月;举杯之洞宾,醉闻福娃争辉。安得时空融汇,今古交流。起范仲淹于泉下,偕滕子京于楼前。并肩游灯火万家,文明街市;刮目看辉煌四字,民本广场!

新哉!今日公民,与子民殊不可比;历朝天下,与天子密不可分。天子独裁天下,天下尽归天子。范仲淹,臣民也。上有天子,下有子民。循吏楷模,满腔正气;贬官典型,满纸牢骚。毕竟是臣民心理,忠君情结。先天子之忧而忧,后天子之乐而乐也。当代人,新思维。不奉天子之旨意,而遵公民之意旨。不仅吸取范进士,滕进士之精萃;更须攀登德先生,赛先生之高峰!

变矣!古之天下,只华夏九州;今之天下,乃寰宇五洲。国际歌回荡,地球村旋转。正面朗朗乾坤,负面花花世界。光明日新月异,阴暗波谲云诡。祸福伴生,喜忧交集。登斯楼也:喜巴陵纯净,青螺碧水;忧海域污染,酸雨赤潮。炎炎地球变暖,冷冷人心变寒。喜经济飚升,忧道德沦丧;喜城乡和谐,忧贫富悬殊。最恨硕鼠害人,更忧人变硕鼠;牢记方舟靠水,警惕水覆方舟。登斯楼也:微观细细潇湘雨,宏观莽莽宇宙风。思考人类命运,探测时间简史。黑洞虽深,银河甚美。雪灾虽猛烈,人气正昂扬。忧也!冰临城下;喜也!爱涌心头。苍天遣玉龙飞舞,试人间有情否?赤县促红梅开放,与彩霞比美哉。

壮别岳阳,忧患而不悲观;梦回湘浦,欢乐而催奋进。欲赏风月无边,再游此地,欲求天人合一,请上斯楼。

 

丁亥晚秋至戊子仲春苦吟成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